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中国青年报:中国跑步市场该如何跟上跑友的步伐

2016-04-25 14:58 出处:中国青年报 人气: 评论

主办方如何办赛?主办方如何办赛?

  今天上午7点,把脱下的外套叠整齐平放进背包后,退伍老兵王胜峰和几名队友,在2016“吾悦广场”九龙湖马拉松赛起点处合影,据他介绍,身后这面写有“中国老兵马拉松联合会”的旗子,今天还将出现在另外两个城市——今年2月中国田径协会公布的《全国马拉松及相关运动注册赛事日历》上显示,今天全国共有4场在协会注册过的马拉松比赛鸣枪开跑。

  “134场”,在今年年初召开的全国马拉松年会上,国家体育总局田管中心主任杜兆才,公布了2015年在中国田协注册备案的马拉松及相关运动赛事的数量,比2014年增加了83场,增幅达160%以上,相比2010年的13场,“增长了近10倍。”杜兆才表示,2016年的马拉松赛事,“有可能增加到200场”。

  跑步人口基数上升带来多样化需求

  在赛事数量高速增长的同时,“跑者对参赛氛围和志愿者服务的满意度最高,达到80%以上;对报名便利性及起终点交通的满意度较低,分别为56%和61%;而对赛道补给情况和设计情况等项目的满意度也只有60~70%。”尼尔森大中华区体育事业部副总裁张霖用一组调查数据说明,在赛事“井喷”的背景下,大部分马拉松赛事还需要经过漫长的“标准化”过程。上述问题被杜兆才总结为“赛事质量依然良莠不齐,很多赛事同质化现象严重,存在竞赛组织不规范、市场化运作水平低、服务意识不够强等问题。”其中,“预防马拉松猝死是重中之重”。

  为此,中国田协出台了一系列赛事的分级与管理制度,“如果办赛者对我们赛事组织管理的指导手册进行过研究,按规矩办赛,赛事质量应该能得到保证。”现场参与指导九龙湖马拉松的中国田协技术代表高山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现在办比赛越办胆子越小,越办敬畏之心越重”。

  随着跑步人群的基数不断上升,跑友对赛事服务的要求也在不断提升,“口碑”就成为市场筛淘赛事的一个因素,在高山看来,目前受跑者认可的赛事通常有两个共性,“政府主导和专业赛事公司运营”,“马拉松赛通常要占用大量社会资源,政府的主导性可以在医疗、安保、道路等方面提供更好的保障,但他们的大型活动很多,人员配备只能是阶段性的,而这样的比赛通常需要一个体系、一套完整的人马才能实现更好的服务。”据他介绍,一项相对成熟的马拉松赛事准备时间通常在9个月以上。

  与赛事一起成长的还有跑友,“大部分新跑者热情高、训练刻苦、参赛积极,但有经验的跑友才知道,什么是量力而行。”高山眼中的跑者,在张霖公布的《2015年中国跑步人群调查研究报告》中,被分为核心跑者、休闲跑者以及潜在跑者,其中,“跑步坚持3个月以上,频率每周两次及以上,过去一年内完成过全程马拉松及以上项目”的核心跑者,有“高学历、高职位、高资产”的“三高”特征。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曾在“跑步热”中起到带头作用的群体,正越来越多地出现在越野跑、戈壁穿越和铁人三项赛中。和他们一起转战赛场的,还不乏一些马拉松经验丰富的年轻跑者。

  “一开始跑马拉松,游泳和自行车都是交叉训练,为什么不能三项一起玩儿呢?”三项赛爱好者INK没有放弃参加马拉松赛,“铁人三项的赛事没有路跑那么多,整体成本也太高,但三项赛的挑战性却比路跑更有吸引力。”被“升级”的挑战难度吸引的还有王胜峰,他参加的山地、越野赛远比城市路跑赛多,“山地更有挑战性,不仅对体能有更高的要求,还要有野外生存的能力,这不是人人都能参与的。”在他看来,无论跑者的需求怎么提升,都要基于丰富的路跑经验和对自身能力的认知,“尤其越野类比赛,即便组委会有保障,更多地还是得靠自己。”他坦言,在比赛中,军人或警察出身的参赛者常常充当志愿者,“医务人员不容易进山,靠有经验的选手协助也是保障的一种”。

  跑友追求“挑战”给组织者带来挑战

  2009年在北京举办的TNF100越野赛,让跑步圈看到了“新玩儿法”,而越野赛的数量也在“路跑热”的带动下有了明显增长。王胜峰在高兴的同时,也看到了不少令他“痛心”的事——近日,239名参赛者联名签署了一封《黄百跑友致各界的公开信》,痛陈在“2016黄山(歙县)国际百公里越野赛”(以下简称“黄百赛”)中的遭遇:“主办方故意隐瞒重要赛事信息,包括赛事主办方核心人员变动的信息和100公里组赛道线路赛程临时大幅度调整的信息;赛事组织混乱,报名资格审核不严,赛事指南形同虚设,赛事补给不足,赛事救援混乱”。

/

  在资深越野跑赛事运营者李龙看来,这些现象不仅是“赛道设计偏难,团队执行能力有限”的结果,更与越野跑赛事缺乏监管有关。在谈及路跑赛事品牌的塑造时,参与打造九龙湖马拉松的镇海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包志安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马拉松赛事相当于准公共产品,目前不能完全交给市场来做,但随着法规的健全和社会组织的成熟,只要赛事定位、规模和各个环节形成标准,政府可以采用提供服务包由社会组织购买的办法,让市场竞争的方式透明化,政府的“投入和主导作用会逐渐减少”。但对李龙眼中“连元年都未到来”的越野跑赛事,不乏“比赛办的时候政府不知道,出了事情才知道”的情况。

  李龙认为,越野赛涉及业务管辖的单位多,占用城市资源较少,在取消赛事审批的条件下,“越野跑赛事通常都是和景区或当地政府合作,几乎没有人参与审核与监督。”如果地方政府或景区管理者缺乏经验,评估能力及参与赛事组织的程度有限,更容易出现对接上的漏洞。据《黄山日报》报道,在本届黄百赛开赛前,因当地连日大雨导致塌方出现事故,歙县政府要求主办方推迟百公里越野赛时间,后主办方承诺降低比赛难度,将100公里压缩到60公里,“主办方承诺,整个比赛在当天晚上8点结束。歙县政府通知主办方,如果4月16日有暴雨,将立即取消赛事。”但事情发展的最后结果是,100公里组完赛的里程为80多公里,收容结束也拖到晚上12点左右。

  在一位不愿具名的田协工作人员看来,山地、越野赛虽然占用城市资源较小,但动用的城市资源却不少,他以医疗保障为例,“山地、越野赛的医疗救援,通常由县乡的医疗资源支持,但这个力量远远不够,还要有更多城市资源的补充,因此,与当地政府的沟通更为重要。”此外,由于赛道平整性、宽度、海拔等指标比城市马拉松更复杂,国际田联也还没有关于山地、越野赛的相关标准,但既然“跑步人口多了,需求就是多样性的,在确定城市马拉松必不可缺的同时,给跑者提供更多样化的选择也同样必要。我们也开始把山地、越野赛的标准当成课题去研究,希望汇总更多的案例,只是,当前国内‘专业’办赛用的标准,能够支撑这个体系吗?”

  但著名长跑运动员孙英杰认为,无论路跑赛事还是山地、越野类的赛事,主办者的出发点对赛事质量至关重要。“未来还要倡导多办城市马拉松,但切忌盲目投入,这不光是对跑友的建议,更是对办赛者的提醒。在她看来,安全性和志愿服务是跑步赛事的核心,“现在大家都意识到安全的重要,但对志愿者却关心不足。”她在参加很多马拉松赛时发现,到了30公里左右,志愿者递过来的水瓶经常没有拧开,“因为志愿者的双手都已经拧出血泡了。”对这种事情,发一双手套就能完全避免,“这就要看主办方是不是为人着想了,如果只关注广告商和赞助商,忽略了更多的其他人,那赛事质量就难以保证了。”

  本报镇海4月24日电

分享给小伙伴们: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04-2015 Powered by Cgxm.Net,马拉松专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厦门国际马拉松赛组委会 授权 马拉松专题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4005717号-4
服务QQ:26214848 邮箱:cgxm@163.com

闽公网安备 3501040235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