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逝者安息生者奋发 重返波马赛场他们不向恐袭低头

2018-04-17 11:53 出处:马拉松专题网 人气: 评论

逝者安息生者奋发 重返波马赛场他们不向恐袭低头

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

腾讯体育讯 北京时间2013年4月15日下午14:49分,波士顿马拉松终点线附近发生爆炸,造成包括一名中国留学生在内的3人遇害,逾260人受伤。三名遇难者里,23岁的吕令子来自中国,8岁的马丁-理查德原本在终点等待参加比赛的父亲,29岁的女子克里斯托-坎贝尔是一位餐厅经理......

23岁中国女生吕令子

吕令子,2008年毕业于沈阳东北育才学校,后考入北京理工大学国际贸易专业,曾在美国波士顿大学攻读统计学硕士研究生。周丹伶,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数理经济与数理金融系08级学生,2012年就读于波士顿大学精算系。

逝者安息生者奋发 重返波马赛场他们不向恐袭低头

那一天是个普通的周一,因为当天有马拉松赛学校停课一天,周丹伶约上好友钱婷婷、吕令子出门逛街。下午2点过的时候她们俩溜达到了马拉松赛终点站附近,由于比赛进入冲刺阶段现场人潮涌动,钱婷婷和两位朋友走散了,钱婷婷幸运地躲过了一劫。第一声爆炸声想起的时候,吕令子拉了拉周丹伶的衣袖说:“我们快点走吧。”突然一股巨浪袭来,周丹伶被掀翻在路旁的栅栏边......

逝者安息生者奋发 重返波马赛场他们不向恐袭低头

周丹伶醒来时周边一片惨状,她的腹部也激烈疼痛,她用手捂住伤口不让内脏流出来。她还看到不远处吕令子向她招手,吕令子的腿被撕开了一条大口子。钱婷婷距离第二爆炸点仅有30米,她穿着高跟鞋飞奔躲进了附近苹果店的地下室。受重伤的周丹伶后来经过治疗完全康复,如今已经毕业并在波士顿找到了工作。吕令子的验尸官卡特琳-林斯特伦后来在庭审中作证说,吕令子的左大腿被炸弹的碎片打穿。她的股动脉及静脉被切断,导致她在人行道上流血过多而死。

2013年波马爆炸案事故发生后,波士顿市市长梅尼诺表示,事故发生不到1小时,他就接到商界和慈善家打来的电话,称希望帮助受害者。4月16日晚,马萨诸塞州州长帕特里克和梅尼诺共同宣布成立“壹基金”。一周内相关捐款突破2000万美元,到当年6月26日突破6000万美元。据“壹基金”发布的消息,赔偿金按从A到D四个标准发放。四位遇难者以及两位双腿截肢者,每人的赔偿金为219.5万美元(约1347万人民币),遇难者的最高赔偿金,超过了9·11事件。周丹伶可以获得C类赔偿,按“壹基金”规定,赔偿最高金额为94.8万美元。

吕令子去世后,全美共成立了三个以“吕令子”命名的基金。除美国统计协会与泛华统计学会共同设立的吕令子基金外,还有吕令子家人成立的纪念基金,以及波士顿大学校方所设立的吕令子奖学金基金,后者目前已经募集超过100万美元的捐款。

8岁男孩马丁-理查德

2013年4月15日这天,来自马萨诸塞州多尔切斯特的8岁男孩马丁-理查德在波士顿马拉松终点处,和母亲以及哥哥、妹妹,一起等待参加比赛的父亲比尔-理查德。爆炸发生后,马丁-理查德发现小儿子马丁-理查德已经失去生命,她的妻子脑内多出损伤而且一只眼睛失明,6岁的小女儿左腿截肢,他与大儿子亨利躲过一劫只受了轻伤。

逝者安息生者奋发 重返波马赛场他们不向恐袭低头

两年后马丁夫妇发表公开信,反对检察官寻求判处这起爆炸案的嫌疑人焦哈尔死刑。焦哈尔当年跟哥哥塔梅尔兰一起制造爆炸案时,年仅19岁。马丁夫妻投书《波士顿环球报》表示,焦哈尔如果被判处死刑将导致这起案件走上漫长的上诉阶段,会拖延很多年,这样会增加受害者家属的痛苦。他们在信中写道,与其判处焦哈尔死刑,不如判焦哈尔终身监禁。

不过美国联邦陪审团2015年5月15日下午宣布,判处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嫌疑人焦哈尔-察尔纳耶夫死刑。随后此人律师明确表示,将展开上诉。考虑到美国冗长的上诉程序,这名当年年21岁的恐怖分子即使被送上刑场接受注射死刑的时候也将年满40岁。

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发生时,嫌疑人之一塔梅尔兰-察尔纳耶夫被炸死。他的弟弟焦哈尔-察尔纳耶夫当年4月19日在沃特敦被捕,被捕时身受重伤。焦哈尔在法庭上为自己做辩护时说,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打算推卸对爆炸案应负的罪名,但他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受其兄塔梅尔兰的影响所致。

插图画家5年后重返赛场

今年的波士顿马拉松赛现场,自由插画家斯科特-马贡时隔5年重新回到这里。五年前参赛的那惊魂一幕,他终身难忘。

五年前当他即将抵达终点时,一声巨响袭来碎片升起,随后天上纷纷落下飘落物。斯科特-马贡下意识地往反方向跑,此时人流慢了下来,现场一片混乱。第二声巨大的爆炸声在他身后50码(约45.72米)左右的距离爆炸。巨大的冲击波和震荡波从他身后袭来,斯科特-马贡本能地趴在了沥青路面上,他当时心里还在盘算在终点等待他的妻子和两个幼子距离他有多远。

逝者安息生者奋发 重返波马赛场他们不向恐袭低头

随后他和身边人都在短暂的几秒钟内做出判断,必须要设法离开这个危险之地。斯科特-马贡试图朝爆炸点望去,那里一片狼藉惨不忍睹。斯科特-马贡掏出手机联系上了妻子,他的两个孩子安然无恙,只是小儿子有些被惊着了。斯科特-马贡找到了妻儿,他自己身上唯一的明显伤处,是膝盖的擦伤,他当时感觉自己无比幸运。当时在这条博伊尔斯顿街上,有多少人的命运在那一刻被彻底改变?

他安顿好妻儿后,步行回到附近的办公室。后来在妻子的催促下他才接受治疗,并让自己的伤口敷上了药。那次经历让他改变了很多,他懂得如何更坚强地去面对以及处理一些事情。(慎之)

微信关注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04-2015 Powered by Cgxm.Net,马拉松专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厦门国际马拉松赛组委会 授权 马拉松专题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4005717号-4
服务QQ:26214848 邮箱:cgxm@163.com

闽公网安备 3501040235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