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在贝加尔湖感受敬畏 这里是地球“最虐马拉松”

2019-04-01 12:00 出处:马拉松专题网 人气: 评论

资料图。

资料图。

  “那里春风沉醉,那里绿草如茵,月光把爱恋,洒满了湖面……”

  这是李健的那首《贝加尔湖畔》所唱出的美景。殊不知,在这如诗画般的湖面上,每到冬天,意想不到的极寒气候却能造就出“世界上最艰难十大赛事”之一——贝加尔湖冰上马拉松

  过去十几年,每逢三月,当贝加尔湖面封上厚厚的冰层,一两百名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勇士”就会站在这片白皑皑的冰雪世界里,跑上一场几乎看不见赛道的马拉松

  最近,美国《纽约时报》就用文字和图片还原了这场最艰难的冰上马拉松,到底是怎样的极限环境才能让它受到全世界跑者的敬畏。

在贝加尔湖感受敬畏 这里是地球“最虐马拉松”

  参赛者赛后庆祝。

  防不住的冻伤

  如果不是亲自站上这场马拉松的起点,40岁的法国跑者Messina或许自己都不敢相信,一场被冠以“世界上最艰难十大赛事”的比赛会如此美丽。

  “站在冰上还可以看到冰面下的湖水,这真是太疯狂了。其实一开始我是很害怕的,因为就好像是在水上奔跑一样。”Messina光是走在这片冰面上,时不时就会听到脚下传来冰层开裂的声响,偶尔还会看到冰面裂开,甚至是有些许摇晃。

  “每当我看到冰面破裂,我就觉得自己加速了两倍奔跑。”

在贝加尔湖感受敬畏 这里是地球“最虐马拉松”

  组委会要经过数月去测试赛道安全性。

  这其实是一种对于未知环境的畏惧心理。但事实上,贝加尔湖的这层冰封要比想象中坚硬和牢固上百倍。

  每年冬天大约从2月份开始,冰层的厚度就能达到至少43厘米,而在这种情况下,一辆重型坦克开过贝加尔湖也不会造成冰面彻底裂开。更不用说到了3月份,冰层的厚度已经超过60厘米,就像今年的比赛时,湖面厚度达到69厘米。

在贝加尔湖感受敬畏 这里是地球“最虐马拉松”

  事实上,跑者们与其担心跑道裂开,倒不如关注脚下那些测不出深浅的冰面裂口,因为参赛者如果踩上这些裂口,不会使湖面开裂,反而可能会让自己摔一个大跤。

  因此,出于安全考虑,组委会每年都会派专门的团队和志愿者负责勘察路线。

  在比赛开始前的一个半月,组委会也会仔细研究贝加尔湖上的卫星云图来判定冰面的封冻程度。比赛前一周,马拉松路线才会被初步确定。同时,紧急事务和救援协会的官员也会通过驾驶卡车或者奔跑穿越冰面的方式来确定安全性。

在贝加尔湖感受敬畏 这里是地球“最虐马拉松”

  选手在赛前给自己贴一些运动胶带,防止脸部被冻伤。

  不过,就算顾好了脚下,极度寒冷的零下气候也会让跑者吃尽苦头。

  “西伯利亚平均气温-38℃,天气变化难以预料,连科学也无法帮助我们。”58岁的赛事创始人Aleksey P.Nikiforov每一次赛前都会这样告诫参赛者,他最担心的就是天气对比赛所造成的破坏。

  去年的比赛就突然遇到了猛烈的暴风雪,跑者的能见度降到了两三米之内,所幸大部分跑者发现了沿途的红旗标记,才得以找到官方的落脚点。赛事主办方不得不立刻叫停比赛,但大部分跑者还是被冻伤了,特别是脸上没有保护的部位,冻伤程度都不轻。

在贝加尔湖感受敬畏 这里是地球“最虐马拉松”

  赛道上的补给站。

  “孤独”的赛道,时间都冻慢了

  寒冷,是这场贝加尔湖冰上马拉松带给跑者在身体上最直观的感觉;但在精神层面上,前所未有的孤独感,很有可能让跑者无法坚持完成42公里的挑战。

  当10艘气垫船将数百名跑者送到起点之后,跑者的视野里就只剩下白皑皑的冰和雪;而当比赛开始之后,跑者的世界里基本上就剩下他们自己了。

  “在这场比赛里,自己就像是一个被抛弃的人,一路上就只能听着自己耳机里循环播放的歌单。”64岁的美国跑者Keith A。 Gayhart在这场比赛里最大的感受就是孤独,“特别是当耳机里一直播着‘地狱公路’这样的歌曲时,很容易有一种绝望。”

在贝加尔湖感受敬畏 这里是地球“最虐马拉松”

  赛道上的厕所。

  按照最基本的规定,这场比赛的关门时间是6个小时,但在2016年,女子组的亚军完赛时间是6小时04分29秒,这也意味着,除了冠军,其他所有的女性跑者都被“关门”了。而由于彼时的天气恶劣,赛事主办方临时延长了关门时间。

  “太漫长了,这场马拉松实在太漫长了。时间就好像被冰冻住了一样,走得非常慢。”这是一位跑者在2016年对美国媒体《跑者世界》说过的一番话。

  “你以为你就是这个世界的唯一。”

  有意思的是,即便是到了终点,跑者们还会延续着这种孤独感——终点处大部分的观众也并非为你而来,他们不会有过多的喝彩,只是各自欣赏着贝加尔湖美丽的冰雪。

在贝加尔湖感受敬畏 这里是地球“最虐马拉松”

  这么虐,为什么还有人参赛?

  既然比赛如此艰难和疯狂,那么为什么每年还有一两百人愿意来受折磨?

  “我想在30岁生日之前,做一些疯狂的事情。”Sabrina Kwong给出了这样的答案。在现实中,他是一位来自中国香港的银行家,每天西装革履,严肃认真,但是来到了冬季的贝尔加湖,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在大自然中挑战自己,“没有想太多比赛的极端性,我就报名了。”

  这场比赛的参赛者最多时候可以到达200多人,而今年则有来自23个国家的97位男性和30位女性站上了这条赛道,当然,其中四分之一是俄罗斯本土跑者。

在贝加尔湖感受敬畏 这里是地球“最虐马拉松”

  而当大多数人被问道“为什么要来参加这场比赛”时,除了挑战自我、做一些疯狂的事之外,提到最多的就是——感受大自然的震撼,感受异国文化的魅力,并且用这场比赛去吸引更多人关注“保护自然”的重要性。

  这场比赛也一直秉持着一个口号,“用奔跑保护清澈的水源”,因为在这个“西伯利亚的明眸”里储存着地球上约20%的新鲜地表水。

  比赛开始前,所有的参赛者都被要求参加一场向贝加尔湖致敬的仪式——用无名指从杯子里蘸取牛奶洒向地球的四个方向,然后把剩下的牛奶一饮而尽,或者蘸洒牛奶后,示意性的用牛奶碰碰嘴唇,然后把剩余的牛奶全部洒向冰面。

在贝加尔湖感受敬畏 这里是地球“最虐马拉松”

  只有在完成这项古老的仪式之后,所有的跑者才能无拘无束地奔向贝加尔湖。

  “很多人认为我疯了,因为我觉得贝加尔湖是活的,她会呼吸,她也有自己的情感。”Nikiforov之所以创办这场赛事,就是希望贝加尔湖的魅力能被更多人发现,“有时候当暴风雪来的时候,你会感觉贝加尔湖在生气,因为有人做了不对的事情。”

微信关注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04-2015 Powered by Cgxm.Net,马拉松专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厦门国际马拉松赛组委会 授权 马拉松专题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4005717号-4
服务QQ:26214848 邮箱:cgxm@163.com

闽公网安备 3501040235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