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马拉松火热背后:有人在悄悄作乱

2019-11-11 14:16 出处:马拉松专题网 人气: 评论

资料图。

资料图。

  “跑马”是为了挑战极限还是发朋友圈?有人可能羞于回答。这项运动在给公众带来超越精神的同时,也不断被人诟病。

  几天前,北京马拉松(简称北马)鸣枪时,T9952号参赛者还是个毫无名气的女跑手。后来,因多拿了10支补充体力的能量胶,意外走红网络。

  照片中,她右手伸出拇指,能量胶攥在左手和藏于腰包,最终跑出3小时21分左右的成绩。但由于多拿能量胶,可能会让四五个小时才能完赛的跑者无法补充。

  这位女跑友毫不愧疚,还在微信群晒图炫耀,并感慨挣回了报名费。而常用的能量胶,单支售价才10元左右,北马报名费为200元。

  多拿能量胶的丑闻,T9952号并非首位。去年西昌马拉松上,几位参赛男士也像在超市抢打折商品一样,将100多支能量胶塞到腿套、腰包、背包里。组织方对这种“连吃带拿”的行为很无奈,很多跑友还埋怨他们没做好补给。

  不能否认,马拉松精神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尤其是2014年全民健身运动上升为国家战略后,更是迎来了光荣与梦想。但由于跑得太快,这项运动正面临压力和质疑。

  “能量胶事件”不过是近几年马拉松乱象中的微观缩影,猝死、替跑、抄近道、递旗、倒卖名额……每有丑闻曝出,都会让公众疑惑:马拉松到底怎么了?

  比倒卖手机赚钱的名额生意

  马拉松太热了,热到连万达董事长王健林开会时都要提一提。一个月前,他告诫员工:“弄不了全程弄半程,弄不了半程你可以弄个迷你。”

  说这句话时,北马名额正“倒”得火热。跑友都知道,北马中签率极低,作为国内八大金标赛事之一,今年有16万人报名,比去年增加5万多人,但中签率仅有16%。所以,开赛前,有中签的跑友在“闲鱼”、朋友圈卖起了名额。

  一资深跑友说,此类情况已存在数年,赛事越大,价格越高,且有专业黄牛圈。圈内都知道,倒卖名额比倒手机还赚钱,因为有源源不断的客户群。

  整个2018年,国内规模达到800人及以上的马拉松赛事有1581场,被中国田径协会认证的官方赛事为339场,全国马拉松累计参赛人数达583万,有285个地级市都举办了马拉松比赛。

  不少演艺界名人、商界大佬也参与其中。10月20日,河南长垣市委书记秦保建也跑了个半马,成绩相当不错。

  相比之下,广大朋友圈更加火热,不仅出现“比学赶帮超”场景,还衍生出众多派系。如“实力派”“休闲派”,以及倒卖名额的“捞金派”。

  黄牛客户群有两类:已报名暂不知能否中签者;确定没中签的人。以今年北马为例,黄牛除倒卖名额外,还有号码布、T恤、奖牌等,全套售价最高时超过了3500元。先付款,后拿货。

  那么,名额怎么倒卖?其实就是取得资格的跑手,走完前置程序后,买家直接开跑,但无法计入官方成绩。也就是说,只能参与,不留痕迹。此类跑者,除小部分是爱好者外,大多数是为发朋友圈炫耀。

  该过程的漏洞是,大多马拉松比赛只有安检,没有检录。所以,很难发现替跑。

  资深跑友表示,这种操作具备一定风险性,“马拉松是极限运动,没经过长期训练,发生危险的概率很高。”近期,国内已有两名跑者猝死。前几年厦门海沧马拉松赛上,还出现过猝死的替跑者。

  因此,北马倒卖名额现象凸显后,组委会只好发布声明:“转让参赛名额是违法行为,将会同公安等部门调查并制裁。”尽管如此,情况并无好转。

  北马组委会认为,私下倒卖行为违反了公平参赛的原则,同时也破坏了马拉松比赛的秩序和声誉,是损害大众利益的违法行为,因此要坚决反对并公开谴责,对待违法和明知故犯的行为,要给予终身禁赛的严厉处罚。

  此后,北马黄牛们暂时消停了一段时间,但仅仅过了几天,又重出江湖。名额变成了11月10日上午举办的南京马拉松。

  有法律界人士指出,明知道违规而为之将带来严重的法律后果,“至少卖方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规定,如果一旦买卖参赛名额选手在马拉松比赛中出现意外,不论是买方、卖方还是组委会都需要承担责任。”

  为了制止这种现象,上海马拉松和厦门马拉松制定了新举措。如,“上马”实行“名额退出机制”,成功报名的选手因个人原因无法参赛,可在规定时间段内申请退赛,组委会将退还全额报名费。

  厦门马拉松对无法参赛的跑手,采取不发物资包、不退报名费的方式,组委会可为其保留下一届直接参赛资格,但须重新报名并缴纳费用。

  严重的是,有些跑者除在国内买名额,还将触角伸到国外。今年4月,作为世界六大满贯赛事的波士顿马拉松开赛前,国内一马拉松旅游服务公司的负责人在朋友圈爆料称,有多人伪造马拉松成绩证书,欺骗组委会获取“波马”参赛资格。

  记者从中国田径协会证实,的确有名为吴兆峰、赵宝莹的跑手伪造了国内成绩参赛,还有个叫张建华的人私自转让了号码布。

  兴奋剂风波

  有人千方百计买名额,也有人获得马拉松参赛资格后,并不珍惜这片“羽毛”,兴奋剂则是压倒它的最后稻草。曾被称为“马拉松女神”的刘敏,几个月前就卷入风波。

  1997年出生的刘敏,今年1月1日在重庆成为“新注册田径运动员”,项目是“马拉松”。注册时间截止到2027年1月1日。

  刘敏是贵州省六盘水人,15岁开始在当地业余体校参加训练。2014年6月29日首次参加了半程马拉松,后期也多以半程、10公里赛为主。参赛地区包括云南、四川、广西、湖南、湖北、贵州等地。

  2017年,她首次在“上马”跑了全程,成绩2小时49分09秒。这一年,刘敏还参加了高考,并通过北京石油化工学院高水平运动员专项测试后,被该校录取。

  去年大二期间,她代表学校运动队参加北马,以2小时43分37秒位居女子组总排名第11位,这是她的个人马拉松纪录。

  刘敏最近一次参赛是2019年“厦马”,2小时52分42秒完赛。但今年2月23日,她在赛外被检查出“外源性促红素”,构成兴奋剂违规。

  遗憾的是,国家体育总局为大众跑者推出“我要上奥运系列活动”时,刘敏是最具竞争力的运动员之一。她曾希望“把全马成绩在2019年前提高到2小时40分,争取2020年代表中国参加东京奥运会的资格”。如果不出意外,刘敏会被禁赛4年。

  除专业跑者,近年来被查出使用兴奋剂的业余跑者有逐渐上升趋势。上海“业余马拉松一哥”李一鹏便是如此,他因此被取消了2018年淮南马拉松和上海马拉松比赛成绩。

  李一鹏是非注册运动员,个人最好成绩是去年在“上马”的2小时26分05秒,属上海最快业余跑者。2018年10月21日,在淮南马拉松赛上,他获得全程组第二名。

  知情人说,李一鹏参加淮南马拉松头一天,刚参加了安徽肥东国际半程马拉松,约10公里处时,被对手领先约800米,但他精力充沛,在终点反超对手约200米。第二天淮南马拉松较难跑,他又跑出了好成绩。

  圈内人都知道,李一鹏本身成绩的确不错。去年柏林马拉松中,他以2小时28分36秒为中国大陆男子组头名。在中国马拉松官网提供的2017年度国内选手排名中,李一鹏排第56位。

  直到被查出“重组促红素”,李一鹏梦碎。这种物质可以增加人体血液中红细胞数量、提高血液中氧含量,提高运动成绩和耐力,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2018年禁用清单国际标准》中列出的禁用物质。

  去年1月份,女子业余马拉松跑者李文杰,和男子业余马拉松跑者侯艳民也被查出违规使用“外源性促红素”。李文杰在业余马拉松圈小有名气,还是某品牌代言人。侯艳民曾是专业运动员,退役后担任过黑龙江省马拉松队助理教练。

  2018年3月份,曾夺得河源国际马拉松女子组冠军的业余跑者曹凤英,也被查出“士的宁”违规,这是中枢神经兴奋剂,早期使用最广泛。

  去年5月7日,中国田协还公布了一批马拉松选手禁赛名单,其中就包括2018年鸟巢半程马拉松赛事中,获得第六名的韩顺渊。

  韩顺渊因在2016年接受赛内兴奋剂检查时,尿检为阳性被禁赛四年,从2016年11月起至2020年11月。也就是说,他参加鸟巢半程马拉松期间仍为禁赛期。

  既然“兴奋剂”是原则性错误,为何还有跑者铤而走险?业内不少人共识是:目前,我国对业余选手监管几乎是空白的,“而专业马拉松运动员使用兴奋剂,多是被教练或团队教唆。”

  抄近道、骑自行车、拖欠奖金

  由于使用兴奋剂针对性极强,大多跑者并没尝试。可马拉松背后乱象却层出不穷。除众所周知的苏马“递旗”事件外,还有些问题令人深思。

  让全世界跑友记忆深刻的是,2014年厦门国际马拉松上的“套牌”事件。

  比赛当天,一名戴墨镜的小个男子佩戴14015号码牌,42分钟后,一名高个男子出现与他并排跑在一条跑道上,同样的号码,均戴墨镜,小个男子用手捂住自己的号码牌,随后消失。

  9时48分,14015号码牌再次由第三位墨镜男子佩戴。最终,该墨镜男子冲过终点,夺得业余组第二名。被人拍照后,他们不仅成绩被取消,还两年内不准参加厦马。

  后来,国内跑友再次丢人到国外,是去年深圳南山半程马拉松。这次比赛中,竟出现了多人冒名替跑者,仅E50484参赛号,就有3人佩戴,还有46人穿越绿化带抄近道。最终,这次比赛违规人员达到258人。

  丑闻余波未过,今年8月份哈尔滨国际马拉松赛再遭吐槽。赛后有人发现,赛场上出现了两个B01060跑手,而且仍有人抄近道。如果说,这种行为是讨巧,那么借助工具就是纯粹作弊了。

  2019徐州国际马拉松赛中,D2113选手孟某平就骑着自行车参赛,裁判发现劝阻制止后,该选手再次骑行。骑自行车参赛的情况,还出现在今年9月8日成都(双流)女子半程马拉松中。最终,有二人因此被处罚。

  同样是借助工具,10月27日泰山国际马拉松中,55岁的周广强穿着轮滑鞋完成比赛,可他不仅没被批评,还被《泰山晚报》和泰山马拉松组委会当成正面宣传报道。具体原因,目前不详。

  事实上,在马拉松乱象中,有些问题来自部分参赛者,还有些是交叉出现的,频率较多的是交通拥堵。最知名的是2015年富力海口马拉松。

  比赛日,由于在滨海大道、世纪大桥、人民大道等海口城市主干道实行封路,导致交通瘫痪发生严重拥堵。当天是周末,市民出行受限后遭致骂声一片。

  有市民说:“为了一个房地产公司搞的马拉松赛,把路也封了,一上午出不去。连部队的车也不让走,政府真是太拼了。”

  海南日报官方微信号发文质疑,一个企业有钱,就可以买下一个城市的交通吗?“这类教训真的应该好好汲取。”

  这几年,各地举办马拉松时,虽已最大限度缓解交通,但还是有人吐槽。他们不是反对,是希望能认真规划线路,避开重要交通节点,或者放开一条能正常通行的路。

  除了这些,不少跑友期待马拉松组织方也要改进。有关组织方的故事,几乎可以写成喜剧。这几年,有组织方喂选手吃肥皂、把跑手带湖里、供水不足、路上发饺子……2018年青岛和杭州马拉松,甚至出现分发发霉的面包。

  2017年南京马拉松上,组织方给半程马拉松选手放衣服的大巴车迷路了,选手在风中瑟瑟发抖,只能抱团取暖。

  同样是南京马拉松,2016年,因路标指示不当,几位非洲选手因为看不懂指示牌,加上志愿者解释不清,最终跑到了玄武湖边的半马路线上。

  记者还从中国田协获悉,今年5月他们接到举报,在2018年苏州太湖马拉松和南宁马拉松中,注册经纪人李欣澳竟拖欠了运动员奖金,被约谈后先支付了一次。9月份,又有运动员举报了他,直到10月中旬,也没支付。

  虽然乱象不少,马拉松整体是被人理解的,但也有不尊重这项运动的人。今年徐州国际马拉松完赛后,有些市民开始哄抢马拉松补给物资,他们到补给站不仅抢走饮用水、香蕉、桌子等物资,还有人骑着电动车来托运。

  面对志愿者劝阻,哄抢者回呛:“别人都搬了我为什么不搬?”“你们怎么就拦我,不拦别人?”其实,有关部门早就关注了这些乱象,也从不同程度进行整改、精进。

  国家体育总局田径中心在《2018年田径产业及马拉松工作报告》中就指出,“面对马拉松发展的热潮,我们要加强火热形势下的冷思考。”

微信关注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04-2015 Powered by Cgxm.Net,马拉松专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厦门国际马拉松赛组委会 授权 马拉松专题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4005717号-4
服务QQ:26214848 邮箱:cgxm@163.com

闽公网安备 3501040235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