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松

马拉松里的“黑金”产业:中国为何成非洲跑马者的理想国?

深度|马拉松里的“黑金”产业:中国为何成非洲跑马者的理想国?

 

中国每年超过300场马拉松赛事中,有一群黑色的职业「跑马者」尤为抢眼。

从北京、上海到西昌、延吉。

他们中有人脚踏NIKE、Adidas,也有人十几块钱的盗版跑鞋。与大多数将马拉松视为一场精神洗礼的中产精英们不同,他们只为了最后的奖金奔跑。

运气好的话,从中国回去之后,可以改变整个家庭的生存环境;

运气差的话,那就再飞几次中国。

2020年的前六个月,这些来自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的黑色「跑马者」们陷入了比我们更深的焦虑······

 

1.新时代的“黑金”产业

 

德甲开赛后,朋友圈里一众球迷喜极而泣。刷着刷着,却刷出了一条异类,内容如下:

「非洲兄弟问我中国什么时候才能有马拉松比赛,他们比我们还着急。」

怀着好奇心,仔细盘算了非洲兄弟与中国体育的交集,发现除了极少数外援外,职业「跑马者」是最大的受益群体。

2019年5月6日,马拉松世界纪录保持者基普乔格与英国首富、身价200亿英镑的吉姆·拉特克里夫携手开启了一个疯狂的挑战——1:59 Challenge。

5个月后,基普乔格在维亚纳以1小时59分40秒完成了这个历史性的突破,将男子马拉松首次跑进2小时内。

尽管马拉松并不算是高受众的体育项目,但作为行业「GOTA」的基普乔格依然凭借这样的壮举以及过往一系列光辉时刻赚的盆满钵满。

深度|马拉松里的“黑金”产业:中国为何成非洲跑马者的理想国?

基普乔格

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基普乔格,但每个人都有机会跑马拉松。

贫瘠的非洲大陆似乎总是在与世界变更擦肩而过,但时代浪潮对人催生出的改变却显而易见。

尤其是在埃塞俄比亚与肯尼亚,长跑几乎成为了一个产业。来自各个国度的淘金者在这里建立私人训练营,发掘好苗子,再借由自身关系将他们可能运作至世界上任何一场马拉松比赛的现场,从中攫取利益。

这是一种心甘情愿的「双赢局面」,一方靠出卖身体改变生活,而另一方则提供给对方这样的机会。

近几年的中国,正成为这些「赏金跑者」趋之若鹜的理想国。

深度|马拉松里的“黑金”产业:中国为何成非洲跑马者的理想国?

火爆中国的马拉松赛事

2.中国缘何成为赏金跑者的理想国

 

翻开中国田径协会下一级的中国马拉松官方网站,在赛事日历中可以发现,整个2020年,除了一月的两场全马,两场半马外,后续的月份全都是六个醒目的大字「没有相关赛事!」

疫情影响之下,今年马拉松赛事的冷却与过往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据统计,2011年国内的马拉松赛事场次仅为22场,2015年时这一数据骤然增加至134场。

当一个国家人均GDP超过5000美元时,城市将会以马拉松赛事为依托,进入全民跑步的体育消费黄金周期,这被称作「马拉松赛事现象」。

而中国在2013年时,人均GDP就已经达到了41908元人民币,折合6767美元,也正是从此时开始,中国开始逐步进入马拉松周期内。

进入2016年后,全国范围内共举办赛事993场,其中中国田径协会认证的赛事就达到328场,较2015年增加了194场。截至去年,全国范围内举办的规模赛事已经达到了1828场,其中认证赛事357场。

可以清楚地看出,中国之所以成为这些「赏金跑者」的圣地,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为爆发式增长的比赛场次。

深度|马拉松里的“黑金”产业:中国为何成非洲跑马者的理想国?

2011-2019中国马拉松场次趋势 数据源中国田径协会

深度|马拉松里的“黑金”产业:中国为何成非洲跑马者的理想国?

规模赛事城市(地级市)分布排行 数据源中国田径协会

可赛事场次虽多,但真正能够获得IAAF(国际田联)认证的金银铜标赛事却只是一小部分,获得认证需要赛事方满足一系列指标,其中一条就是:需要请男女子各五名,包含五个国籍的精英选手参赛。

为了达到标准,国内的马拉松举办方在过往的惯用做法是与著名的跑马经纪人联系,以邀请费的方式让他们将旗下的签约选手带来参赛。

除此之外,水涨船高的奖金自然也吸引了大批来自非洲的参赛选手,其中既有与专业经纪人合作的职业选手,也有自发训练临时寻找经纪人以谋求参赛资格的业余选手。

但这些来自非洲的「赏金跑者」无一例外都要比本土的跑步爱好者具备更显著的优势,以至于从兴起这股淘金热后,中国的马拉松赛事冠亚季军几乎都由他们包揽。

以2019年广州马拉松为例,冠军将获得4万美元收益,破纪录会额外得到1万美元奖金。

虽然在奖金的基础上会设置一些时间限制,比方男子组冠军需要在2小时09分30秒内跑完全程,但这对于来自非洲的「赏金跑者」而言,基本上不存在太大问题。

深度|马拉松里的“黑金”产业:中国为何成非洲跑马者的理想国?

2019广州马拉松冠军

3.跑得快意味着活得好

 

解释清楚中国缘何成为「赏金跑者」的理想国后,就要重新将目光放回到这个群体之上。

再说基普乔格,这个几乎是当世最佳田径运动员之一的肯尼亚人,在他的纪录片中曾经这样形容跑步的意义「从小我就被教育,努力工作,然后买牛买羊。」

而他在伦敦马拉松比赛夺冠后的礼物之一,就是一头牛。简单来说,马拉松对于他们而言就是一份更容易改变生活的工作。

在肯尼亚,有超过一万名以跑步为生的运动员。经济公司会将这些人以签约的方式收入旗下,日常训练基本都在本国,当遇到合适的赛事时,经纪公司会以选手的能力、参赛的奖金数额作为评判,将合适的人带来中国。

巨大的经济利益驱使着一批又一批当地人以自训的方式来谋求外出的机会,他们中大多数人并不会被专业的经纪团队招揽,于是会在比赛到来时自发前往中国,再经人介绍从中国找到熟悉马拉松赛事的「临时经纪人」,为他们报名参赛。

若获得奖金,经纪人则会从奖金中抽取10%-20%来作为回报。

深度|马拉松里的“黑金”产业:中国为何成非洲跑马者的理想国?

赏金跑者比赛流程

但这样的方式也存在着巨大的风险,2016年10月,4名肯尼亚人在参加完黄岩越野马拉松赛后,因8.5万元的奖金分配问题与经纪人起了争执,随后经纪人直接失联,而几人又面临语言不通、签证到期的窘境,最终只得报警。

在警方的协助下才顺利解决纠纷,拿到奖金后回国。

对于中国的马拉松爱好者而言,毫无疑问是存在抵触心理的。因为发令枪响起时,冠军就已经注定会从这些黑皮肤的参赛者中诞生,他们「地毯式」的席卷了国内大小马拉松比赛的冠亚季军,并拿走丰厚的奖金。

毕竟,自2011年以来,肯尼亚选手几乎囊括了全球85%以上的马拉松赛事冠军。在国际田联承认的世界最好成绩的排列中,肯尼亚人也占据了三个项目的最佳纪录。

深度|马拉松里的“黑金”产业:中国为何成非洲跑马者的理想国?

世界马拉松最好成绩 图源中国马拉松官网

4.足篮之后的新兴体育产业

日趋增加的马拉松赛事背后,是不断膨胀的参与需求。

在中国,马拉松赛事逐渐成为了城市宣传的手段之一,电视转播方与广告方的加入,让一场马拉松的赛事价值可以达到千万之巨。

在《2018马拉松赛事媒体曝光价值报告》中,成都马拉松获得的媒体价值总量达到了惊人的2700万人民币。

而当年度在北京、上海、深圳、厦门、成都举办的6场马拉松比赛中国,媒体价值总量达到了8300多万元。

从2017年开始,马拉松成为中国国内仅次于中超、CBA的最具营销推广价值的比赛项目。

深度|马拉松里的“黑金”产业:中国为何成非洲跑马者的理想国?

2018年马拉松赛事媒体曝光价值报告

由此催生出的巨大利益空间,以及未来可见的上升空间,赋予了马拉松这项运动在中国巨大的潜力。

商业与曝光度的双重加持也催生了出了不少乱象,这条黑色的利益链便是其中之一,尽管中国田协做出了多次调整,将所谓的特邀运动员(即承办方为提高赛事曝光度与经纪公司之间达成参赛选手入场协议)的级别上升至只有申报国际田联标牌的赛事才能获得特邀资格,但在多如牛毛的比赛面前,仍然有大量来自非洲的选手趋之若鹜。

在限制了各级别马拉松赛事的奖金数的情况下,年薪百万的职业「赏金跑者」逐渐不见了踪迹,但小型赛事近万元的奖励仍然值得他们冒险走一遭。毕竟一个自然年内,三到四次得奖的回报,足以让这些以跑步谋生的人在家乡过上不错的日子,而「临时经纪人」仍然拥有着相当大的生存空间。

深度|马拉松里的“黑金”产业:中国为何成非洲跑马者的理想国?

2019贵德清清黄河半马埃塞俄比亚选手夺得冠亚军

疫情笼罩下的世界,各项体育赛事都趋于停滞,但对于非洲大陆上生活温饱都成问题的人而言,没有人比他们更期待一切重返正轨。

这也才有了文章开头所描述的场景,「他们比我们还着急。」

可以预见的是,当疫情彻底结束时,马拉松赛事将会如雨后春笋般再度凶猛生长在中国的各个城市,这个蕴藏着巨大商业潜力的运动,也会更加频繁的登陆各地电视台。

而这些「赏金跑者」,将在中国继续他们的生存之道。

(来源: 鹦鹉体育研究所

标签: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热门话题

建议    读书    爱跑步    创新    力量训练    跑步    退款    运动    中国田协    护士